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了不起的乡村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东阳信息网

▲点击上方图片检察视频

20世纪70年月,雅堂开办了横店最早的村办企业之一,积累了一定的团体资产;1972年,小区安装了横店第一台变压器,买了首台拖拉机,雅堂人过上了“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的日子;厥后,横店影视文化工业方兴未艾,雅堂也是最早受益的乡村之一,从五湖四海涌来的游客、群众演员等,动员了小区方方面面的生长。

克日,中央电视 台、央视网、央广网 等中央媒体平台,密 集报道了横店影视拍 摄 基 地 迎 来 开 机 潮 , 记载了高温下热热闹闹的横店影视产 业。7月以来,在横店开机拍摄的剧组 有 48 个,筹备剧组有 63 个,与去年 同期相比增加了 16%,和今年 3 月相 比已经翻了 3 倍。29 日上午,走在横 店镇雅堂小区,鱼贯收支的大巴车,以 及国防路上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服务部 门口的人群,无不在佐证着横店这块影 视热土的快速苏醒。

今年受疫情影响,雅堂小区履历了 几个月的冷清,但如今已基本恢复往日 喧嚣。“三四月份时,在雅堂的‘横漂’少 至两千人不到。陪同着剧组复工,五月 以来就逐步恢复了。”横店镇雅堂小区 党支部书记金新伦说,小区现在有138 家公寓,现几近满客。

说起雅堂,“横漂村”的招牌远近 皆知,现在小区住民 600 余人,但常 年租住着 3000 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 “横漂”;小区的“横漂广场”也颇有名 气,每到夜晚,这里就成了“横漂”们 放松自我的舞台,他们在这里拍抖音快 手、背台词、对戏、展示才艺,在为小 区增添人气的同时,也为在异乡打拼、 有着同样影视梦想的人们营造出了家的 温馨。

梳理“横漂村”催生和生长壮大的脉 络,可以清楚地看到横店影视文化工业 多年来纵深生长的背影英姿。顺着这道 璀璨“光影”,雅堂小区用好了自身优势, 踏踏实实蹚出了一条生长的康庄大道。

影视东风

催生“横漂”大本营

29日上午,来自安徽省的张好拎着行军凳走出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服务部,准备回到他租在雅堂小区的住处。张好今年22岁,2018年时就踏上过横店这块影视热土。这个月初,他从老家回到横店,在经由14天的视察期后,已经进剧组接了不少戏。“我还算来得晚的,许多同行早两个月就回来了。”张好说,现在他吃住在雅堂,接戏也在雅堂,“横漂村”就是熟悉的家。

雅堂小区缘何会成为“横漂村”呢?这与它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息息相关。

“我们可以把雅堂形容为横店‘心腹’,因为它是镇区最焦点的几个‘城中村’之一,又毗邻秦王宫、梦幻谷、清明上河图、大智禅寺等热门景区。”金新伦先容,小区周边另有大量的餐饮店,以及入住率高的宾馆。

十多年前,全国各地带着营生愿望或影视梦想的人纷纷来到横店,这里的群众演员队伍开始壮大,“横漂”的称谓逐渐耳熟能详。2003年,横店开始组建演员公会,为“横漂”演员提供规范化的治理和服务,当年注册演员达数千名。占据了地理位置优势的雅堂也陆续迎来了首批客人。

2007年,入驻雅堂小区的“横漂”不外百把人。陪同着横店影视文化工业的加速生长,雅堂牢牢抓住时机,逐步完善小区软硬件,有意识地对影视配套工业举行计划。2012年前后,因为生活和交通便利,聚居在雅堂小区的“横漂”越来越多,这里也成了他们生活的“大本营”。2015年,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主动送服务上门,在雅堂小区设立了演员服务部,主要为各个剧组提供群演。哪个剧组需要什么样的群演,演员公会就通过服务部向剧组输送演员。来自广东省的“横漂”陈飞说,管理证件质料、与同行互通信息有无,大家都市到演员服务部,“这里就像是码头,所有船都需要在这里搜集。”

为确立雅堂小区生长“横漂”特色工业的优势职位,进一步提升小区知名度,2013年,从“北漂”一词中获得启发的金新伦决议到有关部门申请注册“横漂村”商标。在浙江省内,用一个“村”去注册商标,险些没有先例。2017年,经由审批和公示,雅堂小区正式拿到了注册商标。一个“人”字形屋檐,屋檐上两朵祥云,屋檐下写着“横漂村”,这就是横漂村的LOGO。金新伦说:“设计意图很简朴,我们要护佑好所有住在这里的‘横漂’,为他们提供贴心的服务。”

筑巢迎凤

鼓了住民“钱袋子”

十多年前,当雅堂小区住民逐渐发现身边来自天南海北的人越来越多时,有一小我私家已经为大伙盘算起了生意经,他就是金新伦。2007年,他通过竞选当上了雅堂小区事务治理组组长,开始筹谋小区生长。

虽然雅堂小区位于横店镇中心区域,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可在之前,小区生长一直普普通通,没有什么亮点。自从担任小区事务治理组组长以后,金新伦一有空便静下来思考如何壮大村级团体经济。眼见小区人流越来越多,横店影视文化工业的快速生长有目共睹,嗅到商机的他召集了小区干部,商讨使用团体经济建设大楼用于出租。

“篮子做越大,未来能装的工具才气更多。”金新伦说,其时的他,已有了吸引“横漂”在此汇流,让雅堂成为“横漂”集聚地的想法。小区大楼建成后,立刻就有投资商上门洽谈互助事宜。不久,万豪旅店在这里落地开业。“其时的万豪旅店是横店数一数二的星级旅店,深受剧组、游客的喜爱。有时候,剧组会把整栋楼包下来,住上好几个月。”

随后几年,雅堂小区陆续投入资金整修交通要道、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横漂”广场,还趁着横店都会风貌综合提升的开展,让小区旧貌焕新颜。情况变美后,雅堂小区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住民的腰包也越来越鼓。

“我们小区早些年就有企业入驻,经济基础和地理情况占了优势。”金新伦说,为了“筑巢引凤”,也为了支持“横漂”创业,2015年,雅堂小区把出租房统一革新为宾馆式公寓,招牌花样全部统一,利便“横漂”拎包入住。停止现在,小区已有138户公寓式出租房,集聚了“横漂”3000多名,雅堂成了名副其实的“演员小区”。

随着“横漂”的不停入驻,雅堂小区的影视工业要素不停增多,拥有了旅店、KTV、微型摄影棚等。扎堆集聚的“横漂”给小区住民带来了每年每户不少于6万元的租金收入。小区团体经济也水涨船高,住民医保均由小区缴纳,还享受收视费、宽带费以及暮年人福利等种种红利,住民的生活幸福指数越来越高。

网格服务

小区酿成幸福家园

今年,疫情突如其来,留在雅堂小区过年的“横漂”近2000人。在这场“考试”中,雅堂的网格化治理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让小区住民和“横漂”们吃下了一颗放心丸。

据相识,雅堂小区党支部在“镇-服务处-村(小区)”三级大网格的基础上,主动延伸四级小网格:一级网格下分6个二级网格,笼罩小区全规模,由两委干部门别担任网格长;6个二级网格下分34个三级网格,在“1+X”党员干部联系农户的基础上,整合小区红领青年、村民代表、团民妇、热心人士等各方资源,担任三级网格长;34个三级网格下分以户为单元的四级网格,每户派出一人为代表作为四级网格长,卖力其家庭成员、租户、“六小行业”员工等日常治理。严格缜密的网格体系确保小区社会治理到边到底、不漏一人。

在金新伦的手机上,可以看到微信里险些全是网格联络群,种种汇总信息接连不停。“网格群通报信息利便快捷,解决问题可以迅速直接。”金新伦说,他和其他小区干部还加入了不少“横漂”组织的微信群,倾听他们的意见建议,资助解决事情生活中遇到的难题。

除此之外,雅堂小区在服务“横漂”中注重党建引领。多年前,小区干部在对“横漂”的走访中,发现有部门是党员。于是,金新伦向横店镇党委打陈诉,希望能在雅堂建立“横漂”党小组,让小区横漂通过党建运动形成“向心力”。2009年,横店影视人党支部创设。今后,那些孤身一人来横店打拼的流动党员有了自己的新“家”。2013年4月,横店影视人党支部正式更名为“横漂”党支部。随着“横漂”队伍的不停壮大,2017年8月,“横漂”党支部升格为“横漂”党总支,下设“横漂”特约、武行、编导等6个支部。2018年,雅堂小区的横漂创业特色街也建立了专门的党支部。

这些年来,通过提升革新,雅堂小区情况获得极大提升,吸引了更多“横漂”入住小区。今年,横漂运动中心和横漂影视创业中心这两个项目的审批和建设也在马不停蹄举行中。创业中心吸引影视企业和剧组入驻,拉近与“横漂”的距离,利便他们递送资料、到场演员面试;运动中心则将为住民和“横漂”提供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至此,有了良好的业态、优质的服务、优美的情况,小区成了越来越多“老横漂”的聚集地,“横漂”们对小区有了家的归属感,小区也逐渐成了住民和“横漂”们配合的幸福家园。

“横漂”眼中的“横漂”村

29日上午,阳光灼人,在雅堂小区的“横漂广场”一侧,一位留着长发的大叔正在认真扫地。可别小瞧这位“广场大叔”,他可是众多“横漂”眼中的网红。

大叔樊明超58岁,去年11月,他第4次踏上横店这片土地。最早一次来横店追梦,要追溯到2009年。这次来横店,樊明超带来了全新的技术——视频直播。“横漂广场”成了他的大本营:天天早上,有偿清扫广场;下午3点到6点,使用西瓜视频平台举行直播,直播的内容以才艺展示为主。樊明超说,租住在雅堂小区每月花销不高,住民们对他十分友好,更重要的是,通过视频直播,自己的粉丝数量不停增加,每月收益不菲,这里可以说是自己的福地。

与樊明超一样,在雅堂小区,租住着3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追梦者。这一数字是当地小区住民的5倍之多,小区的出租户随之急剧增加。如今,小区的138家公寓,鲜有空置。

今年70岁的胡志拥是国家一级演员,自2015年4月以来,一直“漂”在横店,与多部影视剧结缘。2017年2月,胡志拥看中雅堂小区的一处房产,买了下来。“我们有个管乐团,经常借用小区的文化礼堂排演节目,因此对这个小区的历史文化有了更深条理的相识。雅堂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乡村,转酿成为名声响亮的‘横漂村’,变化如此之大,真是了不起。”如今,胡志拥一家人在横店安身立命,常年住在雅堂,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又一个家乡。

老家在河南周口的栾塞飞是剧组摄影人员,自2016年8月来到横店后,一直租住在雅堂小区一处公寓里。他说,这里的房东是他见过最好的房东,房租合理;平时买了水果什么的,房东会主动分给大家吃;房东还总想着为大家改善居住条件。他们与当地住民和谐相处,其乐陶陶,自己很乐意继续租住在这里,继续留在横店生长。

记者手记

在夜晚读懂你

白昼,寂静;夜晚,喧嚣。落寞与富贵,随着时间的流动,不停相互取代。

去采访的那天上午,若不是在雅堂小区“横漂广场”西侧的停车场,看到数十名老人正坐在自带的折叠椅上,等候搭车去剧组拍戏;若不是看到与之不远处国防路一宾馆前,一批“横漂”竣事了当天的拍摄,从车上下来,等着从“群头”处领转身份证、演员证,我们很难想象,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横漂村”。转了泰半个小区,除了沿街店面外,其他地方,难过遇到人:“横漂”少有遇到,房东也少有遇到。

而一到薄暮,“横漂广场”上就聚集着大量的人,音乐响起,人群随着节奏跳起广场舞。在横漂车站边上的夜宵摊,夜色越浓越有人气。与之一路之隔的星至梦篮球公园,打球的人不停涌来,与白昼的平静形成鲜明对比。

近期,在横店拍戏的剧组多,“横漂”们接的活儿自然也多。白昼,大部门“横漂”都出去拍戏,小区一下子就冷清下来。雅堂的房东普遍保持着勤劳的本色,除腾出家里多余的房间,经心打理,租给“横漂”或游客居住外,自己该干嘛还干嘛,而不是坐吃山空。采访那天,我们按图索骥,通过挂在公寓外墙上的号码,打了多个房东的电话,都说在上班。

横店影视文化工业的生长,改变了一个个像雅堂这样的小区:情况面目提升,硬件设施改善,住民收入大幅提高,团体收入水涨船高。在与“横漂”不停接触的历程中,住民们也越来越大气。

就像小区卖力人所说,打造“横漂村”,就是要千方百计为来自天南地北的群众演员营造家的气氛,横漂广场、横漂大旅店、横漂车站等多个“横漂”主题硬件设施建设,犹如一块块无声的宣传牌,向大家表达内在的深意。

只有到了夜晚,我们才真正读懂了这个乡村。

记者 马红斌 胡鼎 郭好进

摄影记者 孙振华 摄像 记者 申屠鹏

本文编辑:黄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