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能不能熬过疫情,就看浙江老板娘是否能说会道?

  • 时间:
  • 浏览:50
  • 来源:东阳信息网

在采访了十多位民宿主后,记者发现能做到行业翘楚的民宿都有一个配合特点:老板或者老板娘特别能说。

特别能说不只是表达能力强,更是待人接物、筹谋包装的综合能力。这些人身上似乎有种魔力,能连忙让人对他们发生信赖感,愿意和他们交朋侪。这个奇特的能力使他们在谋划民宿时游刃有余。在一场滂沱大雨之后,一位民宿住客跟我说,下雨天正好昏头大睡,特别舒服。虽然一个显而易见的现实是,因为下雨,她没法带家人出去玩。

特别能说的民宿老板能给住客安上偏爱滤镜,让民宿的一切在住客眼中都变得可爱。略显粗拙的装修,是家的感受;崎岖不平的山路,是野趣的味道。大人们可以扛着锄头上山挖笋,孩子们与猫狗追逐打闹,看着他们兴致高涨,我只想提醒住客,这是我采访过的民宿中,少见的在疫情期间不降价的。

一场疫情,旅游业被打乱节奏,本就是小老板占绝大多数的民宿业更是遭遇最冷春节档,从现在业内的预订量来看,这个“最冷”似乎会贯串整个春季。不外,换个角度看,春季档也成了炼丹炉,经由了历练,才知道谁是金丹。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受到打击最大的民宿是“三高”民宿,也就是租金高、装修用度高、运营成本高的民宿。当下客流淘汰,民宿业主首先想到的是开源节省,可是由于“三高”,这些民宿无法做到很好的节省,这使得有的民宿的现金流已经捉襟见肘。

事实上,这些“三高”民宿的逆境不是从疫情才开始。从2019年开始,民宿市场已有所下滑,这与前几年民宿发作式增长,供应饱和有很大关系。只不外在疫情影响下,这一矛盾进一步放大。

住民宿,是不是住装修、住设计?谜底固然是否认的。那么不少民宿又是怎样拐上这样一条门路的呢?有须要简朴回溯一下民宿的生长史。以行业风向标莫干山民宿为例,第一批生长起来的是洋家乐,以南非人高天成租下当地人的数间土坯房,打造的高端度假村“裸心谷”为代表;紧随着第二批是洋家乐动员下的大都会里的外来投资者,他们带来了大量的资金,租下当地人的屋子,制作出一批有设计感的民宿。外来投资者给莫干山带来了度假的理念,但也带来了水涨船高的投入成本。

这些外来者似乎忘记了,民宿应该是使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到场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发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

不外,现在莫干山的民宿也在回归本意,因为他们有了第三批民宿主。第三批民宿主是当地人,其中有土生土长的农家乐主,也有一批回乡创业者。与前两批差别,第三批民宿主,特别是那些回乡创业者,他们既拥有房产,又能借鉴了外来投资者的谋划思路,还相识都会中产的消费习惯。

在其他一些民宿聚集地,记者也看到了这些回乡创业者的身影。他们的优势不仅仅是谋划成本低,还与当地文化有着天然的联系。民宿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可以跟客人沏茶谈天,可以跟客人分享他们的生活体验,可以告诉客人房间里一砖一瓦的前世今生,可以跟客人讲述所在乡村的故事和历史。与此同时,他们也很容易将与当地的关联转化为资源,将当地的特色农产物、工艺品包装成商品。这些成了他们无法被轻易复制的竞争力。

疫情之下,民宿的抗风险能力被重复提及。某种水平上,民宿与当地经济、文化关联的精密水平,正是影响其抗风险能力的重要因素。一个个的民宿就好比是一棵棵小树,只有抓紧土地、生根发芽,与当地经济、文化连为一体,才气获得滋养、茁壮发展,并转而为当地缔造一片阴凉。这样的民宿才气给游客带来纷歧般的体验感受。

这场疫情正倒逼民宿进化,也倒逼民宿回归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