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两千多年前的东阳贵族墓群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东阳信息网

记者 宗公正

(注:此文揭晓于2015年)春秋战国的一天,渭河下游一处又一个贵族驾鹤西游了。出殡那天,又是一支声势浩荡的送葬队伍,由渭河南岸向南慢坡而上。路上,纷杂的脚步,陪葬品载重的硬杂木车轮,以及拉车牲畜深陷的蹄印,时时搅起一股股灰尘。空中,死者家人昊天罔极的哭声,牛马负重的喘息声,另有吹吹打打的铜乐声,阵阵惊飞了树枝上的鸟雀。

又是一个清明节的早上,展眼望去,墓冢座座,纸幡飘飘,祭品多多,香火缭绕。

这些情形,实际是从商周开始,经由春秋战国,一直延续到秦初,上下近1000年时间,约莫有1100余贵族埋葬在这里。

从渭河南岸向秦岭山脚递进的这片并不富裕的慢坡台塬地带,为什么能有如此多贵族在此埋葬?其次,他们又来自那里?听说这里风水好,是一条龙脊之地。龙头是南方当地人叫的龙耳山,龙尾则是北边渭河南岸上翘的魏家塬乡村,埋在这里的贵族,当是墓地四周昔日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彤国。地址,就在今天华县境内的东阳一带。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地方,在历史的历程中,尤其丧葬礼仪,积淀了这个社会阶段的政治、经济文化与文明的方方面面。试想,上下几个朝代能让无数名风水妙手看中、只有贵族身份才气在此埋葬的龙脊,在政治与经济职位上,是何等的荣耀与神圣?在文化与文明上,又是何等的空前与富贵?同时在诸侯将相庶民排序中,又是何等地让下层仰望与希望。如果这些贵族当年的丧葬礼仪,时空有磁场生存的话,我们今天打开它寓目,相信绝对惊羡。因为从中可以直观当年的贵族是什么样,这片“龙脊”上的文化是什么样,整个彤国又是什么样。

据传说,公元前11世纪,历史进入西周时期,周武王克商后,把得来的土地和俘虏,分给了他的兄弟、亲戚和有汗马劳绩的扈从们,让他们到各地做诸侯,而现在东阳这地方,就曾是周武王之子周成王,封他的一个儿子于彤建设的彤国。可是这个彤国是一个诸侯小国,历史上的纪录只有只言片语。至于存留了几多年,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关于地理位置,古今历史地理学家也说法纷歧。有说在今赤水镇郭村,有说在今瓜坡镇故城村,另有说在今高塘塬区。可是上个世纪末的一天,缘于一个文物倒卖案件,才使这个远去2000多年的贵族墓群,从历史的厚土中石破天惊。听说其时我国南方一个海关,某日截留了一件文物,在警方审查中,案犯交接了文物的出处。随即,我省相关向导才知道了华县东阳这个贵族墓群的特大消息。今后,彤国的地理位置也有了详细下落,相关文化与文明也随之穿越时空隧道,抖掉灰尘,再现红尘。

记者在华县文物部门人士陪同下,驱车来到了“龙脊”之上,大有朝圣之心情。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今天时速可达180公里的小轿车轮胎,寻找昔日在此来往过的木制“轿车”动起来吱吱呀呀的大轱辘车轮印痕。二是亲自寻找这个远去的蛛丝马迹文化。轻步走在阡陌上,真怕脚步太重而不慎惊扰了在此甜睡的贵族。向南远眺的龙耳山,实际是秦岭山脉的两个峰顶,形状还真像龙的两只耳朵。可是再环视周围情形,崎岖不平的慢坡地表上,除了即将成熟的玉米还是玉米,哪有“龙脊”之感与想象中的文化之踪迹。然而再转念一想,我们中华民族关于风水理论的博大精湛文化玄妙,或许也正好深藏于此吧。不懂者,切记缄口。

记者走出“龙脊”后想,到底彤国的疆土有多大?都有怎样的兴衰变化?最后是什么时候死亡?以“彤”为姓的后裔现在那里等等,都成了一个连环问号。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华县这片土地上,曾经有个诸侯国,也曾经有过她的辉煌和文明。以后又查阅得知,今天稀有的彤姓人氏,在北京太原、武汉、成都等地仍有漫衍。至于他们祖先3000年来都将哪些文化和文明遗失于历史的灰尘与乡野?或许他们也是一个囫囵,那么就留给我们还居住于此的智者去想象与追溯吧。

原文泉源:渭南日报

原文作者:宗公正

整理编辑:华州文史荟萃